全国客服电话 010-69443697

土味网红崛起的背后,是不为人知的心酸

时间:2019-11-29

黄哥是东北朝阳人,42岁,早年混迹于辽宁曲艺协会,靠说相声,捧哏生存,后来相声行业衰落了,无奈只能凭借自己喜欢健身的爱好,当上了一所小学的体育老师,可惜老师没当多久就被辞退了,后来他靠在当地各个村里串场当婚礼司仪度日。

  在朝阳这个地级市,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会被嘲笑的,黄哥堂堂七尺男儿,每个月领着国家的低保,那种社会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黄哥有一特别的爱好,喜欢游冬泳,在朝阳冬天零下十几度的天气,他能一下串进河里就没影了,偶然的机会他知道了快手,寻思着要不咱也做个网红试试,说不定能火。

  于是他给自己起了个网名-朝阳冬泳怪鸽,冬泳是他的特色,怪是暗讽自己性格古怪,鸽是因为他平常喜欢穿大几码的鞋子,看起来就像一只大摇大摆的鸽子。

  2019年1月3日,怪鸽录下了第一个快手视频,记录了他冬泳前的热身运动,视频中的他光头、皮肤黝黑、声音铿锵有力,围观者众。

  截至今天,该视频的播放量达到247.7万,拿到了18902个赞,火得猝不及防。

  后来他又拍了一系列视频,记录了他主持婚礼、说快板书的现场。

  在视频里,他习惯于结尾处用力喊出他的语录“干就完了,奥力给!”,很多网友说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正能量。

  在B站,他更是被称为“正能量之帝”,很多网友表示每天必须二刷,能精神一整天。

  他一个“正能量视频”在B站拿到了1549万次的播放。

  引发了无数网友的二次创作

  因为他长相酷似游戏《Dota2》里边的巨魔战将,因此巨魔战将成了他在B站的代号。

  红了以后,网友挖出他以前相声时期的视频

  跟现在快手上活蹦乱跳动作怪异的他简直判若两人

  网友还扒出他辽宁省曲艺家协会的会员执照

  黄哥的网红之路背后,是作为曾经的“共和国长子”辽宁省 经济的日渐衰退。

  2012年以来,辽宁经济持续走低,2016年甚至出现负增长,原来的工业大省沦落到如今的实际GDP增速连续几年全国垫底。

  经济下滑带来的是人才的出走,据大连理工大学2016年本科生就业地域流向显示,留在辽宁的仅占毕业生的25%,大部分毕业生都选择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寻找工作。

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辽宁的城镇失业率数据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压力巨大。

  像黄哥这样的,40多岁能抓住机会崛起成为网红的毕竟是凤毛麟角,其他的人或许就一直领着低保,活在被社会抛弃的边缘。

  在大农村肆意挥洒笑脸的青年

  比黄哥更早,远在河南许昌市鄢陵县陶城镇的giao哥在2016年8月就拍起了快手,视频内容显示他应该是当地的一个装修工

  giao哥所在的陶城镇的总人口只有5.9万,有5.2万属于农业人口,脱贫是全镇上下最关心的问题。

  按照常规路线,giao哥应该跟他5.2万的老乡一样,要么在家种田,要么进城打工,但他却用他那注定不平凡的互联网思维,拍起了快手,做起了网红。

  giao哥的外形非常符合快手用户的审美,短寸头、圆圆的鹅蛋脸、憨厚朴素的笑容。

  一开始,giao哥拍的是他的装修工作还有他的家人,比如他85岁的奶奶,浏览的人不多,于是他开始学其他快手红人一样表演危险动作,秒吹啤酒、生吃辣椒之类,但看的人还是寥寥。

  后来他干脆放飞自我,唱起了既像流行曲、又像说唱的“土味rap”,轮番copy 周杰伦、迪克牛仔、吴克群等。

  可能是表情足够浮夸足够放得开,同时乡村背景引起网友猎奇的心理,再加上每个视频他都会加上独特的“一给我里giaogiao”的嘶吼作为结束语,giao哥开始火了。

  他火的标志之一是2018年6月参加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海选,海选现场giao哥显的特别腼腆,在众多青春洋溢的年轻人中像个异类。

  在节目各种插科打诨中,频频透出嘲笑的意味,果然,giao哥在海选就被刷下来了。

  那期他参加节目的快手视频拿到了297万阅读量,是他的一个巅峰。

  他的另外一个巅峰是在2019年5月13日,视频中giao哥双手捂脸,无比悲伤地说了一句

  “我太难了,oh天哪,最近我压力很大”

  这个视频拿到了473万的播放量,也让他成功“出圈”,火遍全网,甚至还上了中国日报(China daily)。

  一时间在朋友圈、微博都看到“我太难了”刷屏。

  谁都不是无缘无故地火,giao哥的火要感谢微博红人土味老爹的力捧。

  这是个拥有150万粉丝的微博大号,有趣的是土味老爹的关注者很多都是一线城市的白领,甚至不乏在国外留学的年轻才俊,他们在国外不食人间烟火,却悄悄地关注着国内大农村的土味红人。

  在土味老爹的力荐下,giao哥的微博粉丝以每天一万的速度开始疯涨,截至目前他的微博有接近130万的粉丝,快手则更夸张,有462万的粉丝。

  成为网红后,giao哥不再是以前村里的那个小装修工,看他在快手发的广告的浏览量,他现在的年收入应该在千万级别。

  土味网红之我见

  之前网络上有一个梗,在一线城市高大上写字楼上班的Jessy、Tony,回到老家都变成了招弟、狗蛋,即使是留学海外的才俊,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也曾是小镇青年。

  在厌倦了千篇一律的网红锥子脸后,像giao哥这样在一望无际大农村肆意挥洒笑脸的土味网红,恰恰是击中了这批年轻白领、留学生的乡愁。

  giao哥抓住了这波土味审美的浪潮,他的红,未来甚至会带动他那5.2万老乡的一部分也成为网红,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当地的就业,甚至拉动当地的经济。

  毕竟我国还有差不多6亿的农村人口,1千个贫困县,吃完上顿没下顿的还大有人在。